Mixhalo改变了歌迷在现场活动中的体验

【山西平遥爆炸事故】

這個想法最終生根發芽。Einziger說:“在舞臺上,我們有一種與觀眾不同的體驗。我腦子裡有個想法,如果觀眾能聽到我所聽到的,那會很有趣。”

Mixhalo還帶來另一個安全方面——安全性。能夠在活動中通過手機向觀眾中的任何人傳遞消息,而不是讓他們聽到公共廣播的消息,可以在大型活動中更好地控制人群。它還可以幫助處理任何安全事件,不幸的是,對於這些天來參加現場活動的許多人來說,這些事件是頭等大事。

他回到家,與妻子Ann Marie Simpson討論了這個想法。Simpson是一名職業小提琴家,也是生物技術公司Versicolor Technologies的聯合創始人。Simpson帶著他的想法,設法將這項技術應用於幾乎任何規模適中的人群聚集型活動,從體育賽事到競選活動的停靠點。Einziger指出:“作為一對夫婦,我們開始進行頭腦風暴。”

我可能不會建造火箭去火星,但幾年後,我也會有同樣的感覺。

這主要取決於網絡的設置方式。在WiFi或蜂窩網絡上,你必須為流入智能手機的信息流分配幾乎與從智能手機流出的帶寬一樣多的帶寬。使用互聯網是一種持續不斷的數據交換過程,無論你是在Spotify上聽一首歌,網絡需要知道你在哪裡以及你是否在移動,還是如果你正在玩在線游戲,網絡需要向你發送隨著你移動而變化的游戲視覺效果。使用Mixhalo,大多數數據只是流向設備,很少返回。這使得更多的人可以連接到單個Mixhalo接入點來傳輸高質量的音頻,而不是通過傳統的WiFi連接。

2016年,在為格萊美排練時,樂隊讓一位嘉賓聽了他們的一次排練;他們的一名工作人員問他是否想借一個備用的無線電包,這樣他就可以聽到音樂家們所聽到的排練效果。當Einziger開始琢磨是否有可能在普通智能手機上複製無線電包時,他“頓悟”了。

Mixhalo改變了歌迷在現場活動中的體驗,允許他們按照樂隊(或音響工程師)的意圖聆聽節目。無論麥迪遜廣場花園的音響效果是否差,或者你坐在離擴音系統太遠的地方,都不再重要了——有了Mixhalo,每個場地的每個座位都是完美的。這多虧了Incubus。

在看了一輩子標準清晰度節目(或許在此之前還有模糊的黑白電視節目)之後,你可能會感覺到一個嶄新的世界正在你眼前緩緩拉開序幕,你仿佛在用看現實世界幾乎相同的方式看著電視。你可能再也不想回到過去了。

Simpson和Einziger設想了這樣的場景:Mixhalo的應用可以推動用戶收聽其他觀眾喜歡的節目中不同的混音,或者向人們發送信息,讓他們購買商品或優惠活動。除了演唱會之外,這項技術還可以增強其他現場活動的效果:不難想象,去看棒球比賽時,一邊耳朵里有一個實況解說,另一個耳朵里有一個在休息室里的麥克風播放器。在籃球比賽中,你甚至可以在Mixhalo的應用中看到球員準備罰球時的現場投註。當我在Incubus表演會時,來自美國體育聯盟的一個代表團也出席了,他們在飛機途中想出了這項技術的各種新穎用途。

更廣泛地說,Mixhalo可以重塑我們體驗現場活動的方式。Mixhalo的技術允許它一次性將大量數據推送到多個設備,但它也可以接收一點信息並返回,這意味著它也可以用於其他目的。

Simpson說,Mixhalo幾乎可以覆蓋任何波段,因為這個技術理論上可以同時傳輸多達150個不同的頻道。甚至倫敦愛樂樂團也沒有那麼多音樂家。但事實證明,這對於許多活動很有用,很多人想要聽到一件事——這是可以為聽眾的每個人都提供優質的聲音,即使他們坐在糟糕的座位上。也可以是在複雜的聯合國大會,外交官的演講可能同時被翻譯成幾十種語言。

通過Einziger在哈佛求學期間建立的關係,兩人得以與一些在雲網絡公司Cisco Meraki工作的工程師和音樂愛好者取得了聯繫。當他們把這個想法變成了一家初創公司時,其中一些人最終加入了他們。這對夫婦之前沒有無線電網絡技術方面的經驗。“在我們的天真中,我們只是想,‘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無線技術的工作方式呢?’”Simpson說。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做到了。

使用這款應用,我可以聽到音樂家們的混音從場地的配音板上傳來,同時樂隊自己也在聽著。我可以選擇聽這個節目的特定混音,在主音吉他部分之間來回切換,提取出歌手Brandon Boyd的聲音中最突出的部分,在其他時候我會去聆聽DJ Chris Kilmore所說的“外星人的聲音”,這些聲音是他製作的,但卻經常迷失在現場表演的刺耳雜聲中。我可以調高或調低節目的音量,併在混音之間隨意切換。我站在舞臺的一邊,雖然樂隊是面向外的,但感覺好像他們只是在為我演奏,我設法忘記我周圍有成千上萬的歌迷。我實際上可以聽出Boyd在唱什麼,還能聽到鼓聲,而不是被眾多崇拜歌迷的聲音所折磨,儘管這些粉絲並不缺乏活力和熱情,但卻往往沒有舞臺上樂隊表演的好。

回想一下你第一次看高清電視節目的情景。

Einziger認為,他公司的技術正在使現場活動的體驗大眾化。多年來,搖滾明星一直有備用的無線電包,只分發給大多數VIP聽眾——用Einziger的話說,就是“主唱的女朋友”——這樣他們就可以像樂隊一樣體驗這場演出,而觀眾們則會被震得耳朵發抖。Mixhalo允許任何人獲得這種體驗,只要他們有智能手機和一些耳機。

Mixhalo是如何形成的Incubus的吉他手Mike Einziger表示,經過二十年的時間,他對Mixhalo的想法在慢慢的實現。大約在2000年,他和許多其他巡迴演出的音樂家們一樣,開始戴著無線電包和耳機,這樣他們就可以聽到自己在音樂會上演奏的音板混音。現場直播場館的聲音往往很大,如果沒有這樣的技術,即使臺上的揚聲器對著你,也很難聽到你自己的聲音,更不用說你的樂隊伙伴了。

Mixhalo是如何工作的雖然你的手機可以像任何其他WiFi網絡一樣看到Mixhalo網絡,但該公司的專有技術實際上更接近無線電網絡的功能。在WiFi或蜂窩網絡上,連接到接入點的人越多,連接到每個單獨設備的速度就會越慢,因為每個人都在爭奪他們需要的數據量。有了無線電廣播,這種情況就不會發生了——從車裡收聽無線電廣播的人數不會影響收聽的質量。Simpson說:“第一個登錄Mixhalo網絡的人將有與第1萬個登錄的人相同的體驗。”

正是其中一位重要人物給了Einziger和Simpson一記重拳,才讓他們的夢想成真。早些時候,在他們構建應用體驗之前,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兼SpaceX創始人馬斯克對他們正在做的事情給予了一個鼓勵。他和他的孩子們在Incubus演唱會的兩邊上,傳遞著一個定製收音機。Einziger回憶說,在節目結束後,麥斯克談到這個概念時說:“如果你能建造這個,它將是革命性的。”

現場體驗即將改變我最近一直在測試最新的Apple Watch,它有一個應用可以告訴你周圍的環境有多吵。任何超過80分貝的聲音都會導致應用變成黃色,並提醒你長期暴露在這樣的環境中“可能導致永久性損害”。搖滾音樂會的平均音量在120分貝左右。在我參加Incubus的演出期間,手錶應用一直在“生我的氣”,但我的耳朵並不生氣:我使用著Mixhalo的一對消除噪音的Beats耳機,以舒適的音量聆聽了演唱會。這可能會讓我聽起來又老又不酷,但能夠在不喪失聽力的情況下享受震耳欲聾表演的這個想法,似乎是一個雙贏的想法。我已經有大約20年的現場演唱會經驗,像Mixhalo這樣的技術可以在未來輓救許多的耳朵。

最近,在搖滾樂隊Incubus的演唱會上,類似的事情就發生在我身上。

但對於任何擔心像Mixhalo這樣的技術會切斷他們與現場表演的情感的人,不要苦惱。當Incubus在演唱會上表演《Drive》時,每個人都和周圍的人一起唱歌、微笑,因為來自音板的音源直接進入他們的耳朵,他們聽到的都是節拍和調子。這簡直是我經歷過的最令人愉快的現場演唱會之一。因為我真的能聽到。

Incubus,你可能還記得他們1999年開創性的單曲《Drive》,他們使用初創公司Mixhalo的一項新技術來增強其現場表演的效果。所有的演唱會觀眾所要做的就是安裝Mixhalo的應用,連接到演唱會現場,並插入他們的耳機。當Incubus最近在紐約表演時,我去嘗試了一下,並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現場音樂體驗。

Mixhalo主要根據活動的容量向客戶收取費用——活動空間越密集、越大,需要部署的基站越多。Simpson說,該公司對每場演出收取費用,對現場活動的工作人員來說,設置這項技術比燈光設備或廣播系統更簡單。目前在拉斯維加斯常駐的搖滾樂隊Aerosmith為每一場演出的高端客戶提供Mixhalo作為VIP體驗的一部分。洛杉磯的斯台普斯中心、洛杉磯快船隊、國王和湖人隊的主場,最近也簽署了一份協議,在活動中提供Mixhalo。

章泽天晒女儿礼物芭莎慈善夜大合照星辰大海演员计划汶川3.4级地震广安4女失联内幕韩安冉和婆婆互撕黄蜂绝杀活塞乔治37分全国经济普查出炉裸照威胁女生去世女教师失联5天杨紫现身整形医院18亿奢侈品涉假案韩日世贸争端网红阿沁刘阳分手李佳琦直播再翻车英国王子否认性侵黄蜂绝杀尼克斯章泽天晒女儿礼物四姑娘山野生雪豹拉塞尔受伤小丑票房破10亿中产家庭3320万户女教师失联5天比利时4-1俄罗斯反恐联演2019星辰大海演员计划詹姆斯科比握手裸照威胁女生去世人工降雨引发暴雨